独自流泪

¿Quiero amigos, puede ser mi amigo?

自制的冷战组米露小短篇,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┐(‘~`;)┌


总感觉哪里怪怪的,是我的错觉么?

心累⊙﹏⊙

未打阴影未涂色,我是个不会打阴影不会涂色的。
偶该肿么办(T ^ T)

异色冷战组小段子(保证没意思)

艾伦(异色美国)表示:他过去其实还是挺喜欢斯捷潘(异色苏联)的,而且在他解体后,对跟他长的很像的俄罗斯也挺好的。只是……他不就是在苏联解体后的第二年,在俄罗斯面前,把伏特加倒向日葵上,然后砸斯捷潘的墓碑上……然后就……不小心就把墓碑砸倒了嘛……到底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啊~
(我靠!!!大爷,你砸哪儿不好,为啥要去砸墓碑啊??!)
维克多(异色俄罗斯)表示:他其实不怎么讨厌美国的,从苏联解体时看到他,到他说出那句话之前都还行(大概)。然后他说了一句:[喂!那边傻站着的,你是谁来着?]接下来他拿了一束向日葵和几瓶伏特加……然后…………把伏特加给全部倒向日葵上了……还是在他面前去砸…………接下来就不用说了……【呼呼呼~其实,真的好想揍他呢~(^L^)☆ 】

黯葵小段子*1

本田葵家——
“喂!混小子,给老子开门!”
“啊!中国先生,稍微等一下,请让小生好好考虑一下,是该把您清蒸了还是水煮了……(小声)或者两个都搞?”
“喂……我已经进来了,本田葵……我有点想让你在床上躺几天……成不……”王黯黑着脸看着面前这个找死的,我靠!还清蒸水煮嘞……我特么就先煮饭好了。